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与昆山市某线缆厂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7-03-06 10:25:48 来源:

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昆山市巴城镇某振中村。

法定代表人沈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吉云,江苏封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系个人独资企业,住所地昆山市巴城镇某开发区。

负责人周某。

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与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由代理审判员江俊独任审理,于2016年5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吉云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诉称:2014年3月,原被告签订《租赁协议》,约定被告承租原告位于昆山市巴城镇某国税所旁边的厂房车间,双方约定租赁期限为1年,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租金为55000元每年。租赁期满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搬离未果,2015年6月,被告擅自将55000元汇至原告公司账户,双方未签订租赁协议,原告多次要求被告55000元抵扣完毕后直接搬离厂区,不再续租,并于2016年2月正式书面告知不再续租,但被告迟迟不将厂房归还,至今仍未办理。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1、判令原被告之间的租赁关系终止,被告立即搬离原告所有的某镇国税所旁边的厂房,归还厂房;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16年4月1日起至实际搬离之日止的房屋使用费(按照55000元每年标准计算);3、本案的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未到庭也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昆山市巴城镇某昆常路南侧厂房为原告所有。2014年3月,由原告作为出租方(甲方)与被告作为承租方(乙方)签订《租赁协议》一份,约定:1、甲方将其所有的位于昆山市巴城镇某国税所旁的厂房出租给乙方,租期一年(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年租金55000元,租金一年结算一次,由乙方在租赁时效开始前一个月交付给甲方(先付款后使用);2、租赁期满后,本合同即终止,届时乙方须将厂房归还甲方,同时乙方恢复出租厂房原来的结构(如有装修或是改动);如乙方要求继续租赁,须提前三个月书面向甲方提出。该合同同时约定了其他相关事项,此后双方按约履行。2015年3月31日租赁期限届满后,原被告双方未就续租事宜达成一致,被告一直占用原告厂房。2015年6月12日,原告委托律师向被告发送《律师函》要求被告明确是否续租,被告在收到律师函当日通过银行汇款55000元至原告账户,但原、被告双方未在签订新的租赁协议,被告继续承租使用原告厂房至今。

另查明:2016年1月15日,原告委托律师向被告发送《通知函》一份,该函载明:“2014年3月,贵公司与某公司签订租赁协议约定贵公司承租某公司位于某镇昆常路南侧(原国税所旁)的车间,租金为55000元,租赁期限为1年(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租赁期间到期后,某公司多次要求贵公司搬离,但贵公司置之不理,随后于2015年6月12日向某公司转账55000元,对于上述款项贵公司既未说明是租金,也未同某公司重新签订相应的租赁协议。考虑到多年的友好合作基础上,某公司对与贵公司的事实租赁关系予以认可,但双方未签订正式的《租赁协议》,视为不定期租赁关系,对于上述55000元,某公司也认可参照之前的合同约定的租金予以抵扣。同时考虑到自身经营之需要,某公司就出租的这片厂房有其他用途考虑,不打算继续出租。故今日委托律师代为通知:就依照上一年度的租赁合同约定的租金予以抵扣,该笔款项支付的房屋使用费至2016年3月31日为止。自本函发出之日,某公司不再接受贵公司擅自支付的任何形式的租金,到2016年3月31日,某公司与贵公司的事实租赁关系终止,不再续租。望贵公司在收到本通知函后,及时物色新的租赁场所,并于2016年3月31日前做好搬离工作”。该通知函已通过EMS邮寄方式送达被告。嗣后,被告通过银行转账55000元至原告公司账户,原告于2016年4月6日通过银行转账归还55000元至被告公司账户,并委托律师发送《律师函》,载明对被告擅自支付租金的行为不予认可,要求被告按期搬离原告厂房等。被告拒收该函件。因原、被告就搬离事宜协商未果,原告遂诉诸本院。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供的《租房协议》一份、律师函三份及送达信息、银行转账凭证两份及本案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租赁期限六个月以上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的,视为不定期租赁,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租赁关系,但出租人解除合同的应在合理期限内之前通知承租人。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于2014年3月签订的租赁协议约定的租赁期限为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租金为55000元每年,租赁期满后本合同即终止,届时承租方须将厂房归还出租方,如承租方要求继续租赁,须提前三个月书面向出租方提出。2015年3月31日租赁期满后,双方未再签订新的租赁协议,但被告于2015年6月12日通过银行转账55000元至原告账户,原告对此予以认可,本院认为双方以实际行为达成了新的不定期租赁关系,双方均可随时要求解除。2016年1月15日,原告即委托律师发送《律师函》给被告方,明确双方租赁关系截止至2016年3月31日,之后将不再继续出租房屋,并要求被告按期搬离。本院认为原告已经尽到相应通知义务,双方租赁关系应于2016年3月31日解除。但被告在收到律师函后仍擅自汇款55000元至原告账户,原告对此不予认可且已归还上述款项,被告继续占据、使用原告出租之物业既无合同依据,也于理不合,故被告应当即刻搬离租赁厂房并归还原告。

就原告主张的房屋占有使用费。原告主张按照原租赁协议约定的55000元一年的租金标准计算不定期租赁期间的租金及其后产生的房屋占有使用费,本院认为该主张并无不妥,应予支持。依据该标准,被告的租金已经实际支付至2016年3月31日,故被告应支付原告自2016年4月1日起至实际搬离之日止的房屋占有使用费(按照55000元/365天标准计算,有一天算一天)。

据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与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之间的租赁关系。

二、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搬离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所有的位于昆山市巴城镇某国税所旁的厂房车间并将房屋返还原告。

三、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昆山市某钢构有限公司房屋占有使用费(按照55000元/365天标准,自2016年4月1日计算至实际搬离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果义务方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的,权利方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之规定,于本判决书规定的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二年内申请执行。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昆山市某线缆厂承担。此款原告已预交,本院不再退还,被告在履行上述判决义务时一并支付原告。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