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某与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都某等民间借贷纠纷

时间:2017-03-06 10:30:34 来源:

原告申某。

委托代理人张吉云,江苏封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留晖山庄3号楼108室,组织机构代码56293699-4。

法定代表人都某。

被告都某。

被告杨某。

原告申某诉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9月11日立案受理后,原告申某申请追加都某为本案被告,本院准许。本案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申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封张吉云、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某到庭参加诉讼。后本院依法追加杨某为本案被告,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3月27日、2014年3月19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申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吉云、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某、杨某到庭参加2013年3月27日的庭审,原告申某的委托代理人张吉云到庭参加2014年3月19日的庭审,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都某、杨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2014年3月19日的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申某诉称: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曾于2011年3月5日、2011年5月11日、2011年7月12日、2011年8月2日四次共计向原告借款200000元。原告曾多次向被告催促还款,但被告以各种理由拒不归还。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法院起诉要求1、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归还原告本金200000元,并支付从2012年9月11日起以200000元为基数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2、被告都某对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主张的债务和被告杨某有关,跟现在的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没有关系。

被告都某辩称:债务和我本人没有关系,借贷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而且我和杨某也有一份协议,公司之前的债务和我没有关系。

被告杨某辩称:1、本案没有借款事实,4张借条是我与原告串通而形成;2、是否存在借款原告应该从资金方面进行举证。

经审理查明:2011年3月5日,被告杨某向原告出具借条1份,借条载明“今借到申某人民币伍万元正(¥50000)用于业务费用”。2011年5月11日,被告杨某向原告出具借条1份,借条载明“今借到申某人民币伍万元正(¥50000)”。2011年7月12日,被告杨某向原告出具借条1份,借条载明“今借申某人民币伍万元正(¥50000)”。2011年8月2日,被告杨某向原告出具借据1份,借据载明“今借到申某人民币伍万元正”。上述3份借条和1份借据上均加盖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合同专用章,加盖的合同专用章均形成在被告杨某出具借条和借据之后,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加盖合同专用章是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对债务的确认行为。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系自然人独资公司,2012年8月30日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被告杨某变更为被告都某,股东由被告杨某变更为被告都某,注册资本由1000000元变更为5000000元。

另查明:庭审中原告陈述借条上的4个章是2012年7、8月份的时候同时盖上去的,当时其和任志强一起去找被告杨某要钱的时候,被告杨某帮其盖的,其和被告杨某原先一起在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工作,当时公司做凯迪城工程时缺资金,向其个人借钱,其陆续借了200000元,其一年大概有几十万元的收入。被告都某陈述当时被告杨某欠其钱,其要求把公司过户给其,被告杨某向其坦白和原告商量写借条,制造一些债务,好让其把公司归还,被告杨某将公司股权转让给其后其没有支付股权转让对价款。被告杨某陈述其没有向原告借过钱,也没有以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向原告借过钱,其写借条的目的是让被告都某看到其有债务害怕,不要再插手公司,把公司还给其。

又查明:本院追加杨某为被告后,原告表明向被告杨某主张权利,要求被告杨某承担还款责任。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借条3份、借据1份、工商登记信息及庭审中原、被告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被告杨某向原告出具4份借据可以认定被告杨某与原告之间依法成立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被告杨某个人向原告借款200000元。4份借据上虽加盖有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合同专用章,但其一,加盖的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合同专用章形成在被告杨某出具借据之后;其二,4份借据的内容不能直接反映系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其三,原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与其之间存在借贷合意或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对被告杨某向原告的借款系作为公司借款予以追认或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明确对被告杨某向原告的借款所形成的债务予以加入;其四,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出借的款项用于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经营或汇入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账户;其五,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权等变更事宜发生在2012年8月30日之前,而据原告陈述加盖合同专用章的时间在2012年7、8月,发生在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变更期间,在时间上前后联系较为紧密,不能排除被告杨某恶意加盖公司印章损害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和都某权益的可能;其六,如确如原告陈述属于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对被告杨某债务的确认,因之前是被告杨某个人向原告出具借据,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盖章确认的话也只是证明被告杨某向原告借款属实,并无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愿意为被告杨某个人借款承担归还责任的意思表示。综上,本院认定原告与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原告要求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还款责任及要求被告都某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依据,且有违公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杨某作为成年人向原告出具借据,应当预见出具借据的法律后果,理应归还借款并支付逾期还款利息。原告表明向被告杨某主张权利,故本院确认由被告杨某归还原告借款200000元,并支付自2012年9月11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被告杨某辩称与原告串通形成借据,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昆山某利涂装保温工程有限公司、都某、杨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2014年3月19日的庭审,视为其对自身权利的放弃,应由其自行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申某借款200000元,并支付利息,利息以200000元为基数,自2012年9月1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申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采用转账方式支付,请汇入原告指定账号,或汇入昆山市人民法院财务结算中心,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昆山市支行营业部,账号为:32×××60)。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一方当事人不履行义务,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执行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限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限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案件受理费4538元,财产保全费1620元,两项合计6158元,由被告杨某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直接给付原告申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业银行苏州工业园区支行营业部;账号:10×××99。